关键字: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想一夜暴富的90后股民:初生牛犊不怕熊
2015-07-10 17:46:03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 1751次 评论: 0

  他们曾经是对金钱毫不敏锐的一代人,甚至在去年,他们中的多数人仍对股市漠不关心,但从去年年底开始,他们纷纷冲入了股市,无知无畏让90后股民在股市中做出最大胆的投资。

  “你想成为怎样的人?你可以付出多少代价?”这句赌城拉斯韦加斯对赌徒的提问,却不适用于中国股市。尤其对于新进入股市的最大一拨人群——90后,他们的答案是,他们可以付出的代价和他们的本金一样低,想的却是一夜暴富的故事。

  “复旦股神”的牛市传奇

  如果牛市没来,1992年出生的刘正泰不会在半年内实现了他的三年计划。现在,7位数资金躺在他的银行户头,这是中国A股6个月来为他带来的财富。

  刘正泰是复旦大学财务金融专业大四学生,一年前,他和所有90后一样,希望毕业找份好工作,用3年攒下100万用作买房首付。在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之前,他刚向录用他的证券公司递交了辞呈。当时,他的实习工资是每天90元,而他打车上下班就要花掉120元,但有时,股市一天会为他带来几十万元的收入。“当你一天能赚几十万的时候,你就会没心思做那些有长远意义却没有短期成效的事。”刘正泰说。

  4月,还没毕业的他在学校请了10个小帮手,为他去图书馆借书、买手机、租房子、查数据、读报表……“我没有必要再为琐事浪费心思和精力,我忙不过来。”他会根据工作量给小帮手发不同金额的红包,他们是他的学弟、学妹、同学,甚至在读研究生的学姐。他们称呼刘正泰“老板”。

  大二时,刘正泰就参加了全国模拟炒股大赛,在上百万的参赛者中,他是上海区第6名。但远在云南的父母仍然不准他入市,于是他瞒着父母向亲戚借来2万元进入股市。股市收益让他摆脱了从家乡带来的3000元的电脑和山寨手机,取而代之的是一系列苹果产品。

  去年12月,大盘涨到3000点,刘正泰确信牛市来了,但他的股票账户只剩下几千元。为了凑够本金,他办了两个炒股微信群,每天躺在床上用微信语音讲40分钟的炒股基础知识,再请小帮手将他的炒股心得制成文字版的“炒股课件”,一份70元。当有人给他的支付宝转入70元时,他需要做的只是复制、粘贴。几堂课下来,已有10余万元进账。

  他还建立了“正泰高级股票交流群”,加入的已有359个人,当中除了复旦在读学生,还有很多社会人士。他会在这里推荐股票,有时他连分析都不用,只是给出股票的6个数字代码,在后面加上三个字:“买买买!”

  群里时常有人发红包,没有低于50元的。比如有人挣了几万块,就在群里发个1888元。半年来,刘正泰在这个群里收到了两万多元红包,自己也发出了三万多元。

  杨林(化名)是中文系学生,他加入炒股交流群后,拿着2万元本金跟着刘正泰买了三只股票,一个多月后,便赚了4千元。

  今年2月,一个配资公司愿意给刘正泰提供5倍杠杆,本金加杠杆,他操盘的资金约有五百万元。随后的两个月里,两百余只互联网金融类和创业板股票,让他的收益率达到1000%。

  刘正泰也有过失误,他曾买过报喜鸟(002154),但两周没有涨,刘正泰卖出后,股票在一周内涨了50%。“我是做短线,持股一般不超过两周,但有些股票的确会在第三周起飞。”

  自从他被封为“复旦股神”后,他开始热衷于人脉,“在各种场合结识了一些上流社会的人,心浮气躁,就有了好像自己也跻身于上流社会的错觉。”

  如果不是因为忙于股市,这位门萨俱乐部成员不会担心自己能否顺利毕业。而现在,他正在为两门功课的成绩感到焦虑。

  刘正泰并不讳言自己是个善于投机的人,“我不是依靠天赋,我是靠投机吃饭。”在老家和朋友玩牌时,连输几次后,刘正泰不看牌就会加注,“连续输牌会增加赢的概率。”依靠这样的策略,他总能“四两拨千斤”。

  90后闯股市

  今年上半年,那些看上去与股市毫无瓜葛的90后,带着各自的理由,以各种各样的方式陆续被卷入股市。他们的父母曾经历2008年股灾,而他们在7年后入市,投资却比当时的父母大胆得多。

  据中信建投的后台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在该券商开户的90后股民有381人,是去年90后全年开户人数的3倍,仅在4月开户的90后就有128人。今年90后股民占该券商开户股民的20%,这个数字在去年只有10%。

  中信建投的数据还显示,90后持有的股票总资产约占全部股民的16%。

  如果不是牛市来了,25岁的王轩还在经营着他的第一个摄影工作室。6年前,他买了第一台单反相机,那台相机4000元,他在向家人要钱时心情十分忐忑。今年3月,他的高中同学小习在淘宝花了300块钱买了一部股市教学视频,他和同学一起希望股市能让他们实现财务自由。

  4月,他在父亲的催促下入市了。王轩的本金有10万元,其中2万来自他3年的积蓄,余下8万是父亲在牛市中的收获。开户后的两周里,王轩都没有买一只股票,面对满屏红色、绿色的数字,他不知道如何选股。

  “有人说要看K线图,但没人告诉我为什么在K线图出现两颗星就要买入。”直到后来他的高中同学小习经过各种学习研究,带着他找到了“逻辑上靠谱的”选股理论,两人开始通过筹码跟庄。“技术分析不靠谱,因为庄家可以做出来线图的形态。基本面分析也没太大作用,因为中国股市几乎没有价值投资,有庄家炒股票就会涨。”半年前,王轩根本不相信自己能说出这段话。

  王轩用一万元买了第一只股票,一天就赚了500元。“当时特开心,因为这是白来的钱。但现在,如果一天赚500块,就跟亏了似的,只有赚到上万元才会开心。”

  “如果赔光怎么办?”这是一个晦气的问题,但王轩笑着说:“成王败寇!”他顿了顿反问:“牛市怎么会赔钱?”

  更多的90后,看不懂K线图,也并不清楚筹码分布图。他们更热衷于“朋友推荐”。有的人购买“万达院线(002739)”,仅因为“看好王思聪”。

  在王轩的母校,北京一所艺术院校,90后股民随处可见。在校图书馆里,王轩的校友马炎刚刚和同学通过电话,同学兴冲冲地介绍自己如何在股市赚到5000元。虽然马炎还不知道什么是“开户”,什么是“利好利空”说的是什么,更不清楚“降息降准”与股市的关系,但他在一秒之内做出入市的决定。他拨通了老家的父母的电话,“我要炒股!”

  马炎也没有自己选股,两只股票都是父母推荐的。他拿着一万多元本金,第二天就开了户,第三天就买了人生中第一只股票。2007年前,马炎的舅舅是他心中“最有钱的人”,当时舅舅拥有好几套房产,最终却在一场股灾后变得一无所有。“他以前意气风发,现在还需要别人接济。”但马炎并没有因此畏惧,父母给他推荐了国电电力(600795),当时这只股票的价格是6.09元,“本来他们让我少买点,但我一下子买了1000股。”

  后来,马炎又买了中国电建(601669)。当时这只股票已经有过3个涨停,马炎在最后一个涨停前买入,可是第4次涨停过后,这支股票从19.9元一直跌到14.07元。“当时实在心痛,我做事还挺稳重的,不知道为什么炒股就浮躁,患得患失,股市真折磨人。”

  马炎的父亲本来希望通过股市锻炼儿子的稳重,但没想到炒股给他带来了更多的情绪起伏。“炒股对人的束缚很大,开盘时间是我的上课时间,每隔5分钟就想刷新一次。”股票大跌的那天中午,马炎没有吃饭。自从入市后,马炎就容易失眠,“总觉得有心事。”

  和马炎一样,今年25岁的张廷也曾在大一的时候进入股市,那时他只有几千块本金,白天时刻盯紧大盘,晚上在被窝里听股市点评,心情随着指数起伏而大起大落。现在,他已经彻底遗忘了这个股票账户的用户名和密码,连是否清仓都已经记不清了。

  今年两会前,张廷决定再度入市。那时大盘还在3300点,他看好“两会行情”,便用某券商的手机客户端开了户,整个过程只用了10分钟。4月,大盘从3748点上升至4441点,接近700点的涨幅让张廷的两万元本金“轻松翻倍”。

  这次重新入市后,张廷每天早上8点半就开始研究股票,神经高度紧张,一直持续到下午三点收盘。张廷是某媒体的夜班编辑,凌晨1点收工回家后,他至少要失眠到凌晨4点。这让他很焦虑,“我很迷信,晚上睡不好,会让我的能量场变弱,所以我很希望牛市能把我的精气神激发出来。”

  上个月,他刚买了一辆奥迪,现在他的银行卡里只有昨天刚发的8800元工资,其余的钱全在股市里。张廷还帮朋友和家人操盘,管理着两百多万元的资金。他一边用手机和家人商量行情,一边在电脑上买入、卖出。

  股市重塑金钱观

  “贪婪和恐惧”,是王轩对自己的评价。赌徒心态在90后股民中并不少见,他们年龄最大的25岁,最小的只有16岁,即使输了也无所谓,反正原本也一无所有。

  24岁的股民夏桐甚至鼓励了一位在银行工作的朋友入市,“大盘都好成这样了,谁买谁都赚。毕竟实体经济不太行,国家就要靠人民往股市投资,让企业融资发展,等明年经济好了,想赚钱还赚不了呢。”这让她的朋友大为震惊:“没想到你居然会说出这种话,现在你连宏观经济都知道了?”

  在朋友眼中,文科生夏桐一直是个理想主义者,她本科读的是政治学,研究生读传媒。 “这都是不赚钱的专业,以前觉得挣钱多少都无所谓,做一份喜欢的工作就会开心。但现在发现,提高生活质量才能获得满足感,而生活质量只能靠金钱保证。” 炒股让她迅速调整了人生方向。

  当夏桐告诉父母她要炒股时,妈妈的第一反应是:“是不是没钱了?”之后又说:“你就好好上班吧。”

  无论在家长还是社会眼中,90后还是孩子,而事实上,90后最大的已经25岁,开始要面对生活压力,要考虑结婚、买房、买车,而牛市给了他们重新计算金钱的机会。上个月,夏桐为了在墙上钉一颗钉子和房东纠缠了一整天,“工作后才开始想到这些问题,以前觉得没房没车也可以结婚,现在觉得这些都要考虑。”

  当下的牛市给了他们在短时间内缓解生活压力的时机。“有一种现在不买股票就是傻的感觉。”夏桐承认,股票会把自己物质化,但觉得这其实也没什么坏处,“钱真的是生活的根基。”夏桐很快用赚来的4000元,买了周末去香港的机票,在那里听一场韩国明星的演唱会。

  股票也放大了交易者的各种欲望。去年底,刘正泰希望通过股市赚到10万块后,就安心工作,“可是我很快赚到100万,于是就想,既然可以赚到100万,为什么不可以赚200万?”

  贪婪、恐惧、忧虑和狂喜,各种心理在股市中交织在一起,中国股市正向每个股民提出一个现实的问题:你想成为怎样的人,你想付出多少代价?“这种感觉就像抽烟一样,你知道抽烟不好,但还是有很多人要抽烟。最后也分不清究竟是你炒股、还是股炒你,这是一种折磨。”张廷说。

  炒股两个月后,王轩的10万本金变成了15万,收益率达到50%,“巴菲特一年才20%!”同花顺的数据显示,今年前四个月,2547只股票中,涨幅超50%的股票高达1465只,占比58%,全国股民人均从A股获利1.4万元。

  “以前对钱真的不敏感,毕业之后,就特别想赚钱,有钱真是太重要了,我们都需要钱和梦想。”王轩说。

  那么,梦想是什么?半分钟的沉默过后,王轩回答说:“我很想经营一个东西,具体是什么我还不知道。”

  “年轻嘛,富贵险中求”

  5月5日到7日,大盘连续下跌了将近两百点。“当时心情很郁闷,三天就损失了1万元,账户都是绿的,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。入市以来从没想过会赔,也没听说过2008年股灾。”王轩有些沮丧,但他还是相信这些都是“短期调整”。

  刘正泰身边也有很多人亏了钱。他的一位朋友把本金5万炒到26万,便和刘正泰一样用了5倍杠杆,但几天后大盘连跌,他几乎就要平仓了。

  “他当时脸发白,说话发抖。”刘正泰回忆说。这个朋友希望能快速赚到第一桶金,于是加入杠杆后,就追高一只股票,却连跌两天,割肉后追的另一只股票也是跌。“这是心态原因,越是着急,越会做出错误的决定。”

  “4500点以前,大家看到利空消息都呵呵一笑,但现在所有人都慌了,随便抛出一个假消息都能把大家吓个半死。”微信群里开始不断有人问刘正泰:

  “我和你买了一样的股票,现在涨停了,应该怎么办?”“我的股票停牌了,应该怎么办?”他一天至少要面对几十个这样“离谱”的问题。“这是市场信心不足的表现,以前即便是跌停,他们也相信股票会重新涨起来,但现在连涨停也能让他们不知所措。”

  目前,整个市场2547只股票,只有145只股票没有到达历史最高点。尤其是突破4500点后,股民的恐高情绪日益明显,“内幕消息”铺天盖地,人们更倾向于选择“消息股”。这些消息来自朋友、亲戚、各种社交网络、甚至一款匿名的交友App—不具名的金融从业者在App里“透露”着未来机构要拉升哪只股票。

  刘正泰也没能躲过5月28日的大跌。那天,他被人邀请去位于陆家嘴的国金中心喝咖啡,刚开始时,他还看到自己的三只股票都是涨停,于是没有盯盘,但两点五十分再看盘时,他的股票已经跌停。“如果我没有和他们在一起,我一定会看K线图分析,肯定会在涨停时就把股票卖掉,但当时一边和他们聊天,一边故做淡定。我浮躁了。”

  半年来,大盘从2500点涨到5000点,翻了一倍,创业板更是从1500点涨到3800点,与2007年的股市疯涨相似。“所有人都是贪婪的,国家好不容易往我们脸上扔钞票,一定要接。如果一直是全民贪婪的状态,必然会有一天崩盘。”张廷担心地说。

  6月,张廷选择了清仓,“大家都玩股市,我就换一个玩法。”他与家人、朋友凑齐240万本金,全仓进入了邮票市场。“这个更刺激,是T+0即时买卖,波动幅度特别大,不是涨停就是跌停,而且价格很高,便宜的1000多元,我买得最贵的是18000元一只,买了9只。”张廷一边操作,一边说:“年轻嘛,富贵险中求。”

  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,张廷进入邮票市场刚三天。他原本计划第一天开盘杀入,第二天下午清仓,赚到一次涨停。结果他在一次错误的追高中加仓118万,但收盘跌停,让他一天亏了15个点。他向家人借了70万,结果当天又全部跌停。他的账户负资产已达25万元,两天的跌停让他脸上冒出了两颗青春痘。

  下午,局势突然好转,亏25万变成了亏3000元。在收盘前一分钟里,他疯狂加仓,“还能买!再买!马上收盘,成交一下!”3点,他往椅背重重一靠,如释重负。这天,他至少操作了150次交易。

  现在,刘正泰每月给父母打5000元生活费,他告诉他们说自己有了份好工作。“如果我告诉他们我炒股赚了几百万,他们肯定不能理解。我的老同学们也没法理解我。”刘正泰说,“他们以为赚钱、结婚、买房就是人生巅峰。我没有时间和他们解释。”

  最近,他又创建了大户群。他的微信有2000多好友,他希望通过建立微信群细分人脉,等到未来创业,他知道该找谁投资。“股票不是我的最终目标,创业才是。”

  6月7日,刘正泰坐在上海时代广场的咖啡馆里对记者说:“我觉得下周会有人跳楼。”一周后,他清仓了,躲过了那场七年来单周最大跌。

  同花顺的数据显示,6月15-19日这周,两市共蒸发约9万亿市值,股民人均亏损超10万元,单周跌幅达13 .5%,这是七年来最大单周跌幅。

  6月19日这天,张廷在邮市赚了20万,一天内扭亏为盈。“邮市是我的避风港,我打算赚够20个点再走。”看到股市哀鸿遍野,他很庆幸。

  马炎一天亏损了3000元,他从没买卖过手中的两只股票,他依然相信牛市没有离去。他正在北京四处游览,和朋友说着股市的段子。

  夏桐已经卖掉手中的股票,上周的下跌让她利润缩水3000元,“没什么感觉,毕竟没有跌破本金。如果跌破本金,就当强制储蓄了,不然钱在我手上就会被花掉。”

  王轩重仓持有的一只股票从68元跌到53元,一周里他损失了接近3万元,仅6月19日这天,这只股票就让他损失了1万元。“以前我最喜欢绿色,现在都不愿意穿有绿色的衣服。明天是不是应该去拜一拜?”

温州总manbetx体育网声明:
  本网刊载或转载上述内容出于向总manbetx体育会员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表明证实其描述或赞同其观点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相关建议。有相关建议或者意见请致电 0577-88529676 或发邮件至 wzszsh@wzszsh.com。
Tags:90后 股民 股市 责任编辑:张思思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:“PPP”、“P2P”傻傻分不清楚? 下一篇:利好效应释放:沪指涨近5%,两市1..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最新文章

特别推荐

投资资讯

经济纵横

manbetx体育论坛

风险投资